<delect id="4661t"><menuitem id="4661t"></menuitem></delect>
<big id="4661t"></big><noscript id="4661t"><track id="4661t"></track></noscript>
<noscript id="4661t"><tbody id="4661t"></tbody></noscript>

  • <big id="4661t"></big>

    <blockquote id="4661t"></blockquote>
  • <noscript id="4661t"><track id="4661t"></track></noscript>
    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視頻播報
    不差錢?都是錢財惹的“禍”
    • 來源:人民法院新聞傳媒總社
    • 發布時間:2022-04-19 09:55:42

    家事審判領域首部原生態紀錄片

    《家事如天》第二季播出

    第七集長春篇

    按理說,母女應該是最懂彼此的人

    女兒成為媽媽后,更能讀懂母親的不易

    媽媽也更能對女兒的想法感同身受

    但這對母女之間卻因拆遷補償款而爭吵不休……

    兄弟姐妹本是同根生,

    兄弟姐妹五人卻因二哥過世后

    遺留下的房款分割引發劍拔弩張

    血濃于水的親情瀕臨瓦解……


    “你良心擱正了嗎?”

    調解室中母女互發靈魂拷問

      “和解不了!”母親梁某香在法官說出第一句話時就斬釘截鐵地說。

      “你先聽我說,你們是母女關系,外人是我們?!狈ü賲敲鬏x無奈地笑著說。

      開庭前一天,吉林省農安縣人民法院開安人民法庭法官吳明輝分別到母女兩家了解情況。

      因名下三套房屋被拆遷,母親梁某香本應該獲得六十多萬元的補償款,但代為處理房屋拆遷的女兒趙某英卻只給付了四十萬元房款。多次與女兒溝通都沒能要到剩下的錢,母親一怒之下將女兒告上了法庭。

      通過查看拆遷補償合同,三套房屋都在母親的名下,按照法律規定,這些拆遷款都應該歸母親所有。但女兒一口咬定,其中的一套房屋是母親曾經許諾留給自己的,那是自己的房子,因此直接扣下了該套房屋的拆遷款。

      經過多方查證,法院了解到本案房屋拆遷補償款共計72萬余元,女兒已給付母親40萬元,律師費等相關費用支出6萬元,女兒獲得溫室大棚補助款7萬余元,剩余的19萬元如何處理成為本案的關鍵點。

      案情看起來簡單,但辦案法官吳明輝依舊十分重視。他一直主張調解,并不想母女兩人在法庭之上相見。在開庭的當天,他還是堅持把母女雙方都邀請到調解室,再為庭前和解努力一次。

      母女兩人一見面就開啟了爭吵模式,話里話外處處指責對方。

      “你別在這兒白話啊,閉著眼瞎白話!”母親提高分貝厲聲反駁。

      “這些年為你付出太多了,你良心擱正了嗎?”女兒覺得自己非常委屈,不甘示弱地反擊。

      法官看著分外眼紅的兩人,先是指出女兒對于自己的母親不應該用這種語氣說話,理應尊重老人;后又對著母親說別一說話就像仇人一樣,也要體諒自己的孩子。

      在聽過雙方各自的說法之后,法官單獨與母女進行了溝通。

      調解室中,法官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將本案的利害得失一一告之母親梁某香,最終母親同意讓步,從原先主張索要的20多萬房款變為12萬元。

      但女兒堅持拆遷辦給自己分了一套房子,只是拆遷的時候母親說先放在她的名下,以后再更名。所以,不同意法官與母親協商的調解結果。

      最終,還是開庭了,法庭依法判決被告(女兒)給付原告(母親)剩余19萬元。

    就像法官說的

    “沒錢你們都是好家庭

    一個拆遷款就把你們搞得四分五裂”

    當法院判決生效之后

    母女雙方的矛盾依舊還在,裂縫還在

    如果母女能體諒一下對方,多讀懂對方的難處

    不為了多一些少一些的拆遷款而寸步不讓

    或許她們還能回到從前溫馨和睦的狀態吧


    兄弟姐妹反目成仇,

    什么是親情破裂的“元兇”?

      兄弟姐妹五人中的二哥生前孑然一身,并未生育子女。因為體弱多病需要救治便把房屋變賣用于治病。

      住院期間一直由五弟照料,二哥便把房款交給五弟。出院后,二哥在五弟家療養,四弟以二哥沒有得到救治為由,把二哥從五弟家接走,并把房款一并帶走,二哥沒過多久便因病離世。

      “我一直養活著二哥,養活到半路,他就把二哥搶走了?!崩衔逑蚍ü僦v到,“他把二哥扔在市醫院,十幾天就去世了?!?

      “你二哥跟你在一起生活多久?”法官吳明輝問到。

      “一年多,一直生病,沒人管,誰都不管?!崩衔逭f到此處感到十分無奈,“我是最小的孩子,看著自己的親哥能不管嗎?”

      “你和他們商量過,他們都不愿意伺候,然后就一直你在伺候,是吧?”法官繼續問到。

      老五說:“他們嫌棄我二哥,到歲數的人了誰愿意養活?!?

      在原告五弟處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并得到同意調解后,法官又來到了被告四弟家,試圖也爭取他能同意調解。

      “我們家老五一個字不識,他能照顧嗎?上醫院能看病嗎?”在法官的問詢下,四弟也說出了自己為什么帶走二哥的原因,“他自己還不會做飯,他能伺候好我二哥嗎?”

      對于姐姐也來狀告自己,四弟頗有微詞:“我和她商量說讓二哥去她家讓她伺候,可她卻說她什么也不管,她們家一天都養不了?,F在二哥一走,她知道來要錢了?”

      對于遺產的分配問題,四弟表示,給大家分了也可以,但是要把墊付的安葬費和屬于自己的扶養費扣除出來。

      調解室中,原告三姐弟說他們的訴求就是拋去安葬費,將二哥房屋變賣獲得的20萬元平均分配。而被告三弟和四弟表示在治病過程中花費了五萬元,代理人也將花費的清單證據一一呈現出來。

      “花過的錢都有證據,你說你們伺候了,能拿出一點證據來嗎?”四弟怒道。

      “按道理來說,人家兄弟之間都應該是懂事的才對!”二姐緊皺眉頭。

      “你別說那沒用的,你伺候過一天嗎?”四弟回懟。

      雙方你一言我一語,互不相讓,都抱怨著對彼此的不滿。

      對于兄弟姐妹之間不停地指責,法官忍不住說:“你們都反思一下,他省吃儉用一個人,攢的這些錢卻導致你們現在打官司到這種程度,應該嗎?”

      但二姐和四弟依然互不相讓,四弟甚至怒稱“要把二姐的腿削折了”。

      法官見此,就把雙方分開,不然一見面雙方就怒目而視爭吵不休,不會有任何的結果。

      最后,在法官耐心地調解下,兄妹五人自愿達成和解協議,死者(二哥)遺留的15萬元遺產按照平均份額繼承,每人分得3萬元。

      除了二哥遺產的分配問題之外,法官還希望他們能夠在過年的時候一起給父母和二哥上個墳,都反思一下自己的問題,接下來兄弟如何相處才能夠讓破碎的親情再一次復原,是大家接下來共同需要努力的方向。

    節目的最后

    法官吳明輝也表示

    雖然案子已經調解了

    但覺得他們之間的矛盾并沒有徹底解決

    感情修復還需要一定的過程

    但愿這幾位兄弟姐妹今后能夠和睦相處

    不要被金錢迷失雙眼

    忘記了彼此之間血濃于水的親情

    責任編輯:韓緒光
    2022一本久道久久综合狂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自拍天堂,国产曰批免费视频播放网站,你懂的电影